为什么别人能坚持的事,你坚持不下来?

2021-04-06 作者:南海国际学分银行
分享

        什么是意志力?意志力的形成过程是什么样的?影响因素有哪些?看看来自Scott Alexander的理论是否能带给你启示。

 

       Robert Kurzban是葡萄糖理论最靠谱的质疑者之一,他给出了自己的意志力模型:这是把机会成本降至最低的一种手段。但是,为什么我的大脑会相信,玩《文明》10个小时都没有机会成本,但花5秒钟收拾一下餐具却会有如此巨大的机会成本,以至于可能会让我永久性地陷入贫困的地步呢?在意志力或需要努力的主观现象与实际机会成本之间,我找不出任何的关联。

 

       源自心理治疗的一个传统(Kaj Sotala等人曾做过很好的表述)将把意志力解释为心理主体之间的冲突。一个“子主体”(“我”)也许想坐下来为了考试而学习。但是,一个子主体可能代表了父母给你施加的压力,要求你在学校要好好学习,这样将来才有可能成为一名医生,有一份稳定的工作,而另一个子主体则代表了你自己想要辍学,去当个音乐家的愿望,就算“在学校好好学习”这个子主体现在排在最前面,但“成为音乐家”这个子主体依然非常强大,强大到会蓄意阻挠你,让你觉得难以理解地没法安下心去学习。这种局面到头来往往是这样结束的:你需要进行充分的心理治疗,帮助调解你内心的这些子主体,从而让你再次拥有强大的意志力。但这种说法的效用主要体现在心理治疗的书本上,在现实生活当中则要低得多。还有,童年受到了什么样的创伤才会导致我的子主体那么地不喜欢洗碗呢?

       上述这些说法Scott Alexander都不同意。他认为意志力最好看作是一个贝叶斯过程,比方说对不同类型的证据进行统计的一次尝试

       Scott Alexander的模型里面会有几种不同的心理过程,这些心理过程会互相竞争,看谁能够确定你的行为。一个是先验的静止。如果你根本就没有理由做任何事情,那就呆在原地不动。第二个是纯粹的强化学习者——“做过去为你带来最大回报的任何事情”。第三是你对该做什么样的事情进行的高级的,有意识地计算

 

      这些都会向你的基底神经节(做出行动选择的大脑结构)提供“证据”。就像你用来将含糊的感觉材料(sense-data)解析为感觉,或者将冲突证据解析为信念一样,它用的是同样的证据处理结构。它会用这些结构来处理有关哪件事情价值最大的冲突证据,提出接下来哪件事情的价值最大的假设,然后行动。

       足够的证据并未必会让你做某事,但是有时候压倒性的证据却可以。比方说,很多酗酒的人都知道自己需要戒酒,但却发现戒不了。他们只有在“触底”之后才能成功,也就是说,只有等到事情已经变得太过糟糕,以至于反对喝酒的证据已经多到“超出合理的怀疑范围”。酗酒会导致大脑区域出现部分失衡,以至于酒精的强化作用变得异常的强。强化系统对酒精的信念总是压倒理智系统对酒精的质疑——直到理智一方的证据已经强大到不成比例,超过原本不成比例强大的强化系统的证据时。

       Scott Alexander认为有一套一致的意志力理论最直接的收益,是能够更有效地反驳那些假设意志力不存在的观点,比方说Bryan Caplan的精神疾病理论。如果Scott Alexander是对的话,应该将意志力的缺乏看作是两个大脑区域之间出现失衡(理智跟直觉的不一致),从而放缓了让智力证据产生行动的速度。这个问题要想解决可不是小事一桩。

 

本文系本站编辑转载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不代表南海国际教育观点,不对其真实性负责。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涉及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发信至nh@nhibs.com。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。

学生登录

忘记密码  |   注册
+86
  • 中国
    +86
  • 中国香港
    +852
忘记密码  |   注册
+86
  • 中国
    +86
  • 中国香港
    +852
+86
  • 中国
    +86
  • 中国香港
    +852

个人

中心

帮助

中心

问答中心

相关问题

问题中心:

电话

客服

400-930-2001

在线

客服

返回

顶部